2020年09月29日 星期二 国内统一刊号:CN51—0098     中国•企业家日报

人力资本重构当代社会的底层逻辑

来源:企业家日报 作者:

  ■ 银泰证券业务部总经理 张可亮

1.jpg

●张可亮(左一)与参加论坛的嘉宾合影。

  一、 对济南人力资本产业发展情况的评价

  济南人力资本的发展意义重大,现代社会是货币化的社会,以资本的不断升值作为第一基本原则来运行。资本主义社会“以资为本”,已经在政治、经济、文化建立了一整套完整理论,社会主义社会“以人为本”,我们国家在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基础上,开创了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要研究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命题,我想对人力资本的深入研究,或将成为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重要突破口。

  社会主义社会是以生产资料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形态,如何让生产资料在各个社会主体之间更加公平有效的分配,是我们要解决的一件事情。资金也是生产资料,但民营企业从银行获取资金支持比较困难,限制其发展。如何解决这一问题?“人才有价”通过身价评估评测,根据身价体现的综合信用、能力,与金融、人才相结合,银行、保险、基金等为中小企业家及其团队提供金融支持提供了理论和实践工具。这些探索,这在理论与实践两方面上,都具有重要的历史性的意义。

  现在大家在探讨科技与金融的结合,其实科技都是人创造出来的,更深刻的应该是人才与金融的结合,人才与金融的结合也就是人与生产资料的结合。资本主义是将劳动者与生产资料分离,制造出无产阶级,我们要将人才和生产资料有机结合,发挥出人力资本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我们的中小企业应该成为自由人的联合体,每个人都可以以身价入股,这样就可以创造出劳者有其股的局面,社会生产力必然得到巨大提升。

  再比如现行的国际会计准则,企业是以利润为中心,人力是作为企业的成本计算而非资源资产计算,这就无形中导致了企业自觉不自觉的为了做大利润,而压低人力成本的做法。如果用人力资本的视角来看的话,可能需要颠覆目前的会计准则,能不能以企业创造的综合效益来评价企业的好坏,比如企业创造的税收、支付的员工薪酬以及企业利润留存做综合考虑,这样可以兼顾国家利润、员工个人利益和企业集体利益。这些都是可以从“人力资本”这个视角出来,来推动理论突破。

  二、对济南建设全球人力资本产业中心的建议

  信用是人力资本最关键的组成要素,人力资本要有更大的发展,必须培育整个社会的信用环境和信用体系建设。可之前流行的观点是用“法治”来加强信用体系建设,但是我想“法治”只能治标不能治本,“礼治”才是信用创造的关键。

  我们现在的银行体系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困境,一方面需要通过贷款来创造价值,但另一方面符合放款条件的企业和个人却在不断减少。原因是银行的贷款方式可以简单的分为两种,一种是抵质押贷款,一种是信用贷款。银行更愿意做抵押贷款,但是目前客户当中可以用来抵押的资产都抵押完了,没有上升空间。可是银行却不敢做信用贷款,因为用他们的信用评价体系来看,符合条件的不多。所以济南通过建设全球人力资本产业中心,可以进一步挖掘人才的信用,通过身价测评,赋予个人信用,既为银行提供优质客户,又解决个人和中小企业的贷款难题。这里要建议的是,在挖掘培育信用的过程中,一定不能单纯的利用所谓的法治手段,必须现代法治和传统礼治相结合,以“理”为主线,以法治和道德为两翼,重视诚心、正意、修身、齐家这些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修身功夫在现代社会中的运用,引导个人珍惜信用、创造信用。

  资本市场与人力资本产业集合密切的是股权激励,市场上已经有专业的机构做股权激励,需要综合评价有关人员的基本素质以及对公司的贡献,科学合理的对其进行激励。人力资本产业的发展,通过评估评测改革传统的股权激励机构,未来可在上市公司、挂牌企业优先推广,因为股权激励可以变现、转让。

  三、结束语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5月17日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讲到:“这是一个需要理论而且一定能够产生理论的时代,这是一个需要思想而且一定能够产生思想的时代。我们不能辜负了这个时代。”人力资本的研究可以重构当代人类社会的底层逻辑,续写当代的《资本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