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06日 星期五 国内统一刊号:CN51—0098     中国•企业家日报

曹德旺: 中国是我们的,大家一起努力

来源:企业家日报 作者:

1.jpg

●福耀玻璃创始人、董事长曹德旺

2.jpg

●中美民间经贸合作发展论坛现场

  ■ 彭鑫

  由福建省工商联、福建省民营企业商会主办的“闽启视界·智见未来”中美民间经贸合作发展论坛于12月4日在福州举行。福耀玻璃创始人、董事长曹德旺以“中美民间经贸合作发展”为主题做演讲。

  他在演讲中首次“揭秘”了《美国工厂》的拍摄全过程。

  刚开始在俄亥俄州当地投厂时,当地人都不相信他能运营这么大的工厂,更何况是用来做汽车玻璃的,用各种方式来试探他们。当地有一对导演夫妇因此想拍摄一部关于福耀玻璃美国工厂的纪录片。他当时想,这样没什么不好,一是不用花钱,二是可以用美国人自己的镜头,向美国人呈现中国工厂的生产运营情况。

  “我做的事情都很坦荡,告诉他们不仅可以拍摄我在美国的工作,还可以拍摄我在中国的工作,我都会好好配合,拍得越仔细越清晰越好。”曹德旺说,这部片子一共拍摄了1320个小时,后来这个故事被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听到了,所有的资料片和播映权都被他买走了,才有了后来他投资制作的《美国工厂》。

  入乡随俗,

  “‘俗’就是‘天’,天不可违!”

  1983年曹德旺承包了濒临倒闭的福清市高山镇异型玻璃厂。3年后,开始涉足汽车维修玻璃。1987年曹德旺在此基础上建立了福建省耀华汽车玻璃公司,也就是福耀玻璃(以下统称福耀)的前身。1990年代初,福耀首次将产品销往北美地区,并于1995年在美国设立销售中心。今天,福耀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玻璃生产供应商,2018年福耀玻璃营收202.25亿,净利41.20亿。而曹德旺也成为名副其实的“玻璃大王”。

  “1995年,我就开始尝试着在美国办厂。可是,连自己也没想到的是整个1995年、1996年、1997年,3年亏了3000万美金。”曹德旺毫不避讳地道出了自己初到美国,却屡屡受挫甚至血本无归的囧事。不过,曹德旺毕竟是位应对“寒冬”的老将。如果按中国人的思维,接连亏损,屡次碰壁,肯定会跑回国。但曹德旺并没有。如同他在“中外管理官产学恳谈会”说的:“只要想活下去,就能活下去”。他坚持要在美国扩大福耀的市场。“为什么老美的企业能轻松赚钱,我的工厂却连连亏损?”为了解开这一疑问,曹德旺雇了当地一家美国顾问公司专门展开调研。后来美国顾问公司告诉他:在美国卖玻璃属于“另外一个行业”,因为在美国造玻璃是造玻璃,卖玻璃是卖玻璃,福耀生产出来再分销出去,这就跨行业了。曹德旺听取顾问公司的建议——改分销为直销——一个箱子装几个品种的玻璃,几个箱子再凑齐一个货柜,直接发到客户那里。这样连仓库也可以卖掉。到了1999年,就把前面亏的1000多万美元全赚了回来。度过了福耀玻璃在美国的一场“严冬”。

  “2014年开始,我在美国建基地,到现在我在美国共增加了4个工厂,总投资大概13亿美元,我和美国的关系处理得很好。”从屡次碰壁的“中国工厂”,到成为老美心中的美国工厂,一路的成长让曹德旺更加坚信中国企业走出去时,一定要换位思考、入乡随俗,了解和尊重所谓当地的风俗文化和市场习惯。

  海外办厂,

  “那里可能是天堂,也可能是地狱”

  去美国投资建厂曹德旺算是较早的一批企业家。如今,虽然曹德旺赢得了当地的信任——被奉为解决当地就业的“救星”,甚至美国代顿市政府还把工厂旁边的一条路,命名为福耀大道(Fuyao ave)。但曹德旺也坦言道:去美国办工厂,那里可能是天堂,也可能是地狱。

  有两大难题,是中国企业在美国投资建厂需要直面的:第一就是招人困难。美国是在19世纪初进入工业化,在1970年代提出去工业化,开始做虚拟经济。在美国已经有两代美国人不愿意选择在制造业就业,就连在美国本土的制造业企业在美国也很难招到熟练的工人。因为很多美国牛人跑去好莱坞、华尔街、硅谷投身虚拟经济了。这也导致很多大学毕业生一毕业就被吸引到这些城市。曹德旺抱怨:“我们在美国雇不到年轻工人,都是雇老人家。”第二就是产业结构不合理。美国经济“脱实就虚”由来已久,即使特朗普想把全球制造业“驱赶”到美国本土,也难上加难。去美国建厂的中国企业也会感受到这一点。“美国缺小老板,我们这些小老板去美国投资建厂,美国政府觉得好像还不错。但我们的民营企业存在着面对产业结构不合理的问题,导致经营很吃力。”的确,即使初到当地成为座上宾,但产业结构支持力度小,赴美建厂的企业,经营还会一波三折。产业结构问题也确实是中国民营企业之痛:缺乏持续发展能力、经营管理粗放、加工链条短、低水平重复建设、企业布局不完善等企业“症候群”绝对不会因为“出海”而自愈,其他国家很可能反而更加严重。

  活下去,

  就靠“敬天、爱人、有信仰”!

  曹德旺表示,除了美国工厂更早之前2011年福耀在俄罗斯卡卢加州也建了自己的第一家海外生产基地。福耀集团如今的境外公司遍及美国、德国、俄罗斯、日本、韩国和中国香港。

  就在2018年,曹德旺为了收购德国一家公司,几乎每一两个月就跑一趟德国,对该公司旗下11个工厂进行整顿、改造、重组。“美国工厂现在效益不错,我相信德国也会有这个效果。”曹德旺步步为营,打开海外市场,让全世界认识了中国企业,也知道了中国企业家的实力。

  记者提问“为什么很多企业‘走出去’失败了,福耀为什么成功了”之后,曹德旺回答:“走出去,看起来是经验不足,做了很多错事导致失败。但根本上,做企业,有些规则要遵守,那就是敬天、爱人,要有信仰。”敬天爱人,曹德旺最深刻的体会就是:敬天就是遵纪守法。爱人就是是替员工负责,不要欠员工工资,把它(工资)拿来做本钱。替供应商负责,就是不能欠他的钱。为国家缴税,按时按点的缴,向债权人负责,向银行负责。“我不会做因为我而连累到你们的事情,但是我们很多企业家没有考虑到这些事情,很多是过一天算一天。”

  除此,还要坚守信仰和信念。曹德旺讲到:从1976年到2000年,将近25年的时间他没有礼拜天,每天工作到十一二点,实在忍不住了,甚至想过出家,最后还是选择坚守信念坚持做下去。也就是这20多年让曹德旺从无到有真正学会“做玻璃”的学问和经营之道。“到了2000年以后,我坚定信念只做玻璃,什么都不做,再赚钱的东西,再大的业务我都不做,企业要有所为,有所不为。

  海外收购建厂也是一样的道理,他提醒企业家们千万要注意,不懂的领域再大的诱惑也不能贸然跟进,不然,买了就亏了。今天,曹德旺更加明白,现在做玻璃对他而言是一种更高的要求,“企业为了国家,为了国民,为了整个世界,找到能够跟时代相匹配的产品来做,这是一个过程,要坚定信念。”

  学会自救

  不管是在海外投资建厂,还是在国内坚守阵地,企业必须敬天、爱人,要自己能够活得好才能进可攻退可守。2019年被称为企业真正寒冬,很多企业深感活下去尤为艰难,企业更怕资金链断裂,资金链断裂一切为零。曹德旺在发言中感慨:今年74岁的他,和中国当下很多创一代企业家们一样,这代人所掌管的企业几乎90%都是从改革开放时期成长起来的。但这一代人,祖上没有祖业传给他们,大多数人白手起家。这就意味着创业初期资本不足,没有钱。“因为资本不足,有的人想坑蒙拐骗,有的人就跑去贷款,这里贷一下那里贷一下,但我告诉你真正走外部(包括银行)融资这条路没用,这是对自己企业不负责任,不顾后果反而会导致更严重的后果。”

  说到“缺钱”,今天的玻璃大王,在创业初期也并没有备受运气眷顾,他一样经历了一直亏损甚至血本无归的残酷。他自嘲自己“什么苦都吃过,过过穷日子,更知道贫穷是什么感觉”。但从仅仅是卖玻璃到后来花了十几万进行工厂改造转为专做汽车玻璃,做维修市场。曹德旺靠的就是“自救”。

  尤其到了进入1990年代后,国内汽车业开始快速发展。福耀玻璃也赶上了好时候。“那时候一片成本只有几十块、一百块的玻璃可以卖两三千块钱。我把一年赚来的钱再用来建一个新的工厂,慢慢地,一直这样循环往复地做起来。”所以,用曹德旺的话说,今天很多民营企业感到活下去很吃力的时候,福耀现在可以说不吃力了。

  “过冬”一定不能超负债运营

  让企业深感头疼的是:看报表数据,其他应收款、固定资产投资、其他投资全都正常,为什么就是没有钱?没有现金?“他们现在的问题是自己造成的,他就是投资过头了。”曹德旺解释说,民营企业缺两样东西,一是缺适合的能够进入市场并很快盈利的产品,一是缺资本金,按照国际银行贷款规定自有资本必须保证在30%以上,如果企业连30%的保证金都没有了,银行自然不会再贷给企业。

  “一定不能超负债经营。我建议那些出问题的企业,不要总想着靠银行贷款,银行也不会贷给你,也不要做无谓的等待。卖掉一家公司,总资产降下来,换掉一部分债务,平衡资产,满足保证金额度,银行才会考虑给你贷款,企业才能重新盘活起来”。

  曹德旺说,虽然形势有点紧张,大家都很困难,但是他很乐观,而且比以前任何时候都乐观。“我经历了新中国成立后的艰难时代,经历了老百姓凭票购买的年代,经历了改革开放40年,我们什么困难没有经历过?不就穷一点吗?行业发展一代一代的,有前赴后继的继承,没有一蹴而就,应该坚定信心,笑脸迎接困难。”

  曹德旺激动的金句

  “要坚定信心,你想活下去就能活下去,不会被淘汰掉。不要等待,不要去借钱,自强不息地活,自己救自己。本着向社会高度负责的态度来经营企业。”“贤者预变,智者看齐。贤能的人总能事先预测环境的变化,聪明的人也总能及时地向贤能的人看齐。企业家即使不能够做到贤者,但至少要成为智者。”“中国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仍在继续,经济政策的调整让企业家有一段时间的‘阵痛期’是必然的,身为民营企业家,要积极应变,勇于担当。中国是我们的,大家要一起努力。”曹德旺如是说。